最新消息:

浓淡总相宜

行者无疆 ouhua 4557浏览 0评论

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
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
云树绕堤沙。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
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
重湖叠巘清嘉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
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
千骑拥高牙。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
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

相传800年前的金主完颜亮就是读了柳永的这阙《望海潮》,惊叹于南国风貌,遂起投鞭渡江之欲,还写出“提兵百万西湖上,立马吴山第一峰”的豪言壮语来。虽然历史的风云激变并没有遂了这位金主的雄心壮志,却是为“东南形胜”锦上添花,使这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在郁郁芳华、绰约风姿间,又透出些铁马金戈的趣味来。

美妙的歌声称之为“天籁之音”、美貌的女子称之为“天仙下凡”,动人的曲调被说成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,原来但凡人间美丽得过分的事物或人,都是来自天上,那么西湖美景也是如此吧,于是开始相信民间传说,西湖是天上落入凡间的明珠幻化而成。

古往今来,文人骚客们对于西湖美景的描摹已如满天繁星一般璀璨多姿,只是那些美丽动人的诗句在实实在在的湖光山色面前,却也难免显得干涩;只有回来之后,再重拾那些诗句,才仿佛又得了记忆中那一泓湖水的滋养,变得生动盈润起来。

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”苏东坡的这首《饮湖上初晴雨后》的确非常经典。很早以前,看过一篇文章,谁写的我已经不记得了,里面有一句我倒是记得很清楚“游西湖,晴湖不如雨湖、雨湖不如雪湖、雪湖不如月湖”,这似乎是这位文人游历西湖后的一次总结。所以,去之前,我也盼望着杭州下雨,让我欣赏一番“雨亦奇”的美景,没想到,老天爷对我更是垂爱,居然下起了一场太阳雨,真是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情”,于是乎西湖霎时变成了一个双面娇娃,远处是“水光潋滟晴方好”,近处又是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。天边云层压得低低的,萦绕在一带远山间,云块的间隙透出天的蔚蓝,显得天空格外高远,云霞明灭,和远处的湖光相映成辉;眼前的碧荷红莲则在风雨中尽显妩媚风姿,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荷叶上,沙沙作响,霎时凝成一团晶莹的泪珠,泻入湖水中。

怎一个美字了得。

我想我爱死杭州、爱死西湖了,呵呵。昨天的步履匆匆,就当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吧。看不够的西子湖——我还要去观赏雪湖和月湖;我还有很多感动未曾细细品读,比如“何处结同心?西冷松柏下”的钱塘名伎苏小小,比如“梅妻鹤子”的林逋,比如断桥结缘的白蛇……

照片 050

转载请注明:藕花坞 » 浓淡总相宜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