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素年锦时同里行

行者无疆 ouhua 4159浏览 0评论

踏入九月,风渐清凉、日渐明媚。面对突如其来的“胜利日”,出游大概是最好的纪念方式。

15个月的叮叮,和60多岁的婆婆,都经不住仆仆风尘、旅途劳顿,于是依然以风光秀美、轻松闲适的江浙水乡古镇作为首选目的地。思来想去选了苏州的同里,这里有大名鼎鼎的“退思园”,可以满足婆婆对于古典园林的喜好,于我而言,也算是一次故地重游,顺便怀念一下“那时花开”的日子,那些单纯的快乐,有趣的伙伴……

叮叮是个钟,每天准时起床、准时发疯、准时瞌睡……倒是给我们省了不少麻烦。

从家自驾到同里,大约2小时的车程,路况不错,出游的心情自然也是美美的,小叮叮一路边看窗外边自嗨,不知不觉,同里古镇就到了。

这并不是同里最好的时候。眼前是络绎不绝的游客和鳞次栉比的商铺,假日里的古镇,是没有所谓的“清净”的。还好,我们并不是为了“清净”而来。

早早订好了“恩泽堂”的家庭房,7年前,我第一次来同里的时候,就是住的这家民宿。进了景区,却一下子迷失在阡陌小道和汹涌人潮中,于是打了电话到店家,过了一会儿,来了个骑电瓶车的小伙子给我们带路。他在人群中灵巧地摆动着车把,我们则在后面费力地跟着。那是一条与我记忆无关的路,我有些纳闷,虽然也算日久年深,但怎会如此陌生,丝毫没有印象呢?……原来,小伙儿直接带我们去了恩泽堂的分店。我有些生气,我明明预订的是老店的房间啊!小伙儿的解释是——我们到的早,现在没有房间。所以,他也没跟我们沟通,直接把我们接到了分店。看着他不以为然的样子,我也只好呵呵了。但我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的,在我的坚持下,小伙儿同意按照我的预订给我们安排房间,只是现在不能入住,要到下午。OK,本是很正常的事情,为什么不事先说明沟通一下呢?这个不和谐的小插曲,让我的心情有了一丝不美丽,我想,如果下次我还有机会来同里,应该不会再选择“恩泽堂”了。破坏总是比建设来的更快更彻底。

夏与秋只隔着一场雨的距离,我们,还在夏的边缘。阳光依然有些炽烈,空气中,还残留着潮湿燠热的江南夏天的气息。这样的天空下,在幽幽古河道边喝一壶碧螺春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?

凝碧的茶叶在杯中辗转沉浮,碧螺春的鲜香萦绕鼻尖,载满游客的小木船在身边的河道里游游荡荡。我们看着他们,他们亦看着我们——美好的、悠闲的、懒懒散散的上午……

停!

别忘了,我们的身边还有叮叮!这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可是拒绝一切慵懒、悠闲、放松、发呆。他的世界里,绝对没有“无所事事”这回事。就在我们沏茶倒水的片刻功夫,他已经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急着要从小推车里爬上椅子爬上桌了……好吧,叮爸叮妈只好轮流扮演陪玩的角色,只求这位小爷满意!

ESE_1365_副本
转眼,就快到中午了。
我们在老板的“明确暗示”下,结账离开,他们要做午市生意了。那些川流不息的游客,都是滚滚财源啊!

对于古镇来说,景点是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,不过既然花钱买了票,那就看看吧。进入“移动”状态以后,小叮消停了不少,小脑袋左顾右盼,太多东西要看啦,小朋友真是没啥追求,哪怕只是一个空旷的展厅,一个平凡无奇的小院落,小家伙跑来跑去,也能玩得不亦乐乎。

“珍珠塔”,是同里古镇上比较有名景点,仅次于“退思园”,可是,大概也是存在感最低的。因为,“珍珠塔”里是没有塔的,后来婆婆就由于没有看到塔,而不记得这个地方了。7年前的同里行,也有位小伙伴闹了同样的笑话。当然了,园林还是很美的,如果没那么多人的话……

出了“珍珠塔”,小叮睡着了,他是很准时的,但我们没看时间,于是,找了个地方匆匆吃完中饭后,回到了恩泽堂老店。嗯,那条河,那条巷子,那个门口,我依稀有着印象。我们订的古典家庭房在二楼,老房子的楼梯又高又窄,抬着婴儿车上去还真是有点费力啊。

不过,当我们打开房门的时候,心情顿时又美丽了起来——阳光透过格子窗,在浅黄色窗纱上落下斑驳的碎影,窗前的雕花大床上挂着同样浅黄色的纱幔、床边是个古色古香的大梳妆台,边上摆着一张陈旧的矮桌,桌面上的棕绑早已断裂;天花板上,挂着一盏老式的宫灯,柔和的橘色灯光下,墙上的四幅古诗书法,散发着浓郁的书卷气;墙的另一边,是张软榻,上面放着茶几,既可以喝茶休息,铺上床铺后,也可以变成一张单人床。——果然古典啊!

ESE_1498_副本

这个时候,小叮居然醒了。好了,这下我可以告诉他——你睡了一觉,醒来就穿越到古代啦!这个好奇宝宝一下子来了精神,这里拍拍,那里瞧瞧。待我们把他放到大床上,更是兴奋得不行了,又笑又跳的,我们的午睡计划算是彻底失败,能让叮奶奶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再次出门,已是四点多的光景,街上依旧人头攒动,入秋后,天光渐短,最富盛名的“退思园”里,人潮如织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——人多毁景点!人多毁景点!人多毁景点!那么美的退思园,我们只能走马观花、匆匆一瞥了。算了,等以后叮叮大了再来吧,一定不能选节假日啦。

完成当天的景点任务以后,剩下的时间便是随意逛逛了。古镇不大,就那几条街几条河几座桥转来转去。晚饭将就一下,在一家不那么热闹的农家饭店吃了馄饨和面,好吧,那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馄饨。

回去伺候完小叮老爷洗澡睡觉之后,有了一点点难得的二人时光。我们在古镇上漫无目的的转悠。同里的夜相当热闹,游客并没有因为夜幕的降临而有所减少,有点出乎我的意料。大街上衣香鬓影、熙来攘往,桥上、树上、河道边都打上了灯光,那是一种张扬的、粗陋的光,把古镇的夜空渲染得几分俗气。转到景区的外围,那里规划了一众酒吧,一派灯红酒绿、歌舞升平的景象。嗯,今天是“胜利日”,是应该普天同庆的。说是酒吧,其实更像是九十年代初的歌厅,设有卡拉OK,供客人自娱自乐,若是碰上五音不全的顾客,不啻为一种虐待啊!

这便是同里的夜,热闹的、娱乐的、嘈杂的、世俗的。

ESE_1650_副本

 

天亮了。
我们不需要闹钟,叮叮就是闹钟!换上了蓝蓝的亲子装,整个画风顿时就不一样了啊。我们还有一个上午的时间,可以在古镇盘桓。

吃早饭的时候,听到另一桌一个北京口音的妈妈正在对他七、八岁的熊儿子说——对陌生人不用讲礼貌,对认识的人才需要讲礼貌!我不由地侧目相看,脸上的鄙夷之色大概也控制不住吧。

继续景点签到。
耕乐堂,同里古镇上又一处比较精致小巧的苏式古典园林。我们去的比较早,人还不是很多,故而玩得也算尽兴。叮妈和叮奶奶自然少不了拍各种臭美照。而呆萌呆萌的小叮在那里引起了围观,大概是因为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真情流露吧。至于嘉荫堂和崇本堂,就没什么惊喜了,走马观花吧。

最后还剩一点时间,我们和叮奶奶分开行动,奶奶继续逛街,我们则去了既要坐车又要坐船的“罗星洲”。车,是观光车,船,是摆渡船。罗星洲,是湖中的一个小岛,上面有座庙,由于比较折腾,相对人较少。叮叮第一次坐船,并没有我们预想中的兴奋,倒是在罗星洲,送出了平生的第一朵花给MM。

午饭后,踏上归途,一家人的同里行就此结束,简简单单,轻轻松松,宛若这素年锦时,在平淡真实的岁月里,过着最美好的日子,因为我们在一起,因为我们是一家人!

ESE_1696_副本

转载请注明:藕花坞 » 素年锦时同里行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