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惟愿一生喜乐平安(2)

无关风月 ouhua 1810浏览 0评论

今年春节,叮爸载着我和叮叮,一路向西,耗时12个小时,从东海边的魔都上海,来到了叮爸的老家,700多公里外的湖北乡下。
在这里,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个被确诊为“儿童孤独症”的孩子,叮叮的堂哥,友友。
初见友友的时候,我们刚从叮爸的一个过年小聚会结束回来,而他们一家也是刚刚才到,正围着餐桌吃点心。和哥嫂打过招呼之后,我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“友友”。小朋友如今已三岁多了,正坐在一个高高的椅子上,他爸爸端着碗喂他吃面条,我叫了声“友友”,他茫然的转过头,看了我一下,继续吃着面条。
真是个安静的小孩。
后来的几天,随着和友友的不断接触,我开始逐渐意识到“儿童孤独症”的严重。
这个三岁多的小男孩,不会叫人、不会表达、除了爸爸妈妈之外,不怎么搭理别人,一不顺心就发脾气,发起脾气就不停的拍桌子。他似乎还不会自己穿衣穿鞋,有一次他就这么光着脚下了床,不知道是没有穿鞋的意识,还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要穿鞋所以索性不穿了。除此之外,友友还特别的黏妈妈,是一种近乎霸道的“黏”,他妈妈抱一抱叮叮,他就急死了,发脾气。还时不时地当众和妈妈亲个小嘴,秀个恩爱,呵呵,说实话,我当时的内心里还有点小嫉妒呢,叮叮就不黏我,也很少主动跟我“亲亲”,不过,那只是一晃而过的小心思,我也知道,男孩子老粘着妈妈不好。
在见到友友之前,他所有的表现都是听奶奶说的,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情况是这么严重。
每次看到叮叮那么热情地追在友友的屁股后面,小嘴甜甜地叫着“哥哥、哥哥”,而友友不怎么搭理他的时候,我都觉得有些尴尬和唏嘘。一个太活泼,一个太沉默,两朵祖国的小花,竟如此的不同。

对于友友,如果他的爸爸妈妈们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关心和陪伴,会不会好一点?
我并不知道。
但如果没有爸爸妈妈全身心投入的陪伴,一定会更糟。
所以,叮叮,请健康快乐地长大吧,我们可能不会给你很优渥的物质条件,但我们一定在你身边,好好的陪着你长大,健健康康,快快乐乐!

201715-120f1104i253

转载请注明:藕花坞 » 惟愿一生喜乐平安(2)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