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万家灯火(二)

无关风月 ouhua 3981浏览 0评论

春节,合肥,某老年公寓。
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响起,夜空中绽放着朵朵绚丽的烟花,一种名叫“家”的味道,混着饭菜的香味,弥散在清冷的空气中。烟花的倒影落在公寓的玻璃窗上,显得那抹绚烂多少有些遥远和飘渺。各种原因没有回家过年的老人们依旧重复着每天都会重复的事情,仿佛“过年”已成了上辈子的事情。公寓里的老人们,大多因失智而显得有些目光呆滞、神情茫然。而那些面目模糊的岁月,在残存的记忆里,不知道会在哪个时候,忽地清晰起来,如同尖锐的针芒,毫无征兆地刺痛着苍老麻木的神经——这一路、这一生,虽短暂、却也实实在在地走过、活过。

走廊的某扇房门背后,一个瘦弱的老太太正躺在床上,床边站着护工阿姨,手里端着一碗稀粥,而她,只是始终呆呆地凝视着手里的一本老相册,拒绝吃饭。
这位老太太,名叫夏兰,80多岁。
护工有些着急,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不吃饭身子怎么吃得消,连哄带劝间,老人不停地嘟囔着一个名字——士泉。“士泉来了,我才吃。”老人的一口牙早已掉光,而在念起“士泉”两个字的时候,发音是清晰的,干脆的,甚至是温柔的。
这个“士泉”是谁?没有人知道。大家只知道,他是可以让夏兰乖乖吃饭的人。
“世泉是谁啊?”
“是我爱人。”
“他有来过这里吗?我们怎么从没见过?”
“他天天都来看我……”
对于这样的回答,记者有些迷惑,翻阅了夏兰的联系人名录,上面只有女儿周敏的名字,是她送夏兰进老人院的,却没有找到关于“士泉”的任何信息。
于是,记者打通了周敏的电话。
电话中,周敏告诉记者,周士泉是周敏的父亲,是夏兰的前夫,由于夏兰的个性过于强势,两人磕磕碰碰生活了多年之后,终于在20多年前就离婚了,之后就再也没有来往过,现在周士泉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,已移居其他城市多年,而夏兰,还是孑然一身……记者对于这样的讯息有些意外,没想到夏兰一听到“离婚”的字眼,情绪就激动了起来,转过身握着相册不再理睬记者。
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,摄制组的一个工作人员此刻正好走进房间,此刻,夏兰的浑浊无神的眼睛里突然散发出亮光,仿佛在沙漠中饥饿难耐的旅人突然见到远方的绿洲一样,即将抽离的生命忽地又绽放出了希望,嘴里不断地咕哝着——“士泉来了!士泉来了!”。莫不是这个工作人员与那位“周士泉”长得有几分相似?记者怀着这样的疑问,决定让这位工作人员试着假扮“周士泉”去哄夏老太太吃饭。
戴上一顶老式的绒线帽,换上过时的夹克外套,外加一副八十年代的框架眼镜,眼前的这位“周士泉”还真有几分那个年代小知识分子的样子。他手里端着碗,轻轻地走到夏兰的床边,低声地唤着“阿兰,我是士泉!”老太太睁开了微闭的双眼,看了看眼前的“周士泉”,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浮现出一丝少女般的娇羞:“士泉,你来啦!……”年轻的“周士泉”坐在床边耐心地喂夏老太太吃粥,一口接一口,老太太满足地吃着,很慢很慢,苍老的手来回地抚摸着相簿上早已泛黄的旧照片,满脸都是羞涩的幸福……

转载请注明:藕花坞 » 万家灯火(二)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